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波兰战役后的持续抗争:伦敦成立波兰流亡政府
波兰战役后的持续抗争:伦敦成立波兰流亡政府

 1939年德国军队进入波兰,苏联军队也从东面入侵波兰,在两大强国夹击下,波军战败,波兰政府主要领导人逃到英国伦敦,成立了流亡政府。大批逃到国外的波兰军人在流亡政府领导下,加入英法军队对德作战,由波兰飞行员组成的华沙飞行中队在不列颠空战中,共击落德国飞机126架,在参战的所有皇家空军战斗机中队中排名第一。其中的波兰王牌飞行员德洛宾斯基少尉在一次空战中还击落了德国的王牌飞行员阿道夫·加兰德。

 还有一批波兰军人、官员和知识分子在德国军队进入波兰时逃到了苏联或被苏联侵略军俘虏。斯大林下令内务部将当中的12000名“反苏分子”挑选出来,全部送到卡廷森林枪杀,也就是震惊世界的卡廷惨案。一部分愿意臣服于苏联的波兰人被编入苏联军队,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也有一些波兰军人始终不愿意为苏联服务,最后斯大林只好下令将他们成建制地送到伊拉克,由英国政府接管。这支军队中的波兰人加入盟军对德国作战,但当中的一批犹太人在贝京带领下开了小差逃到巴勒斯坦,参加了犹太复国运动。贝京后来成为了以色列总理。这说明不同种族有不同诉求,波兰人的诉求是光复波兰,而犹太人的诉求是光复以色列。

 整个二战期间,波兰虽然已经亡了国,但流亡政府还在,波兰人复国的心还在,大批波兰人在各个战场上还在为祖国而战。波兰军人在战场上的伤亡率很高,因为他们寄人篱下,想通过战斗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流亡政府领导的国内外运动有效地抵抗了波兰境内的外来入侵势力,同时也为欧洲的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当波兰政府流亡后,波兰军队逃到罗马尼亚。波兰流亡政府将逃到罗马尼亚的军队和用不同方法到英国的波兰军人集结起来作战,并以同盟国成员参加二战。如在意大利攻防战中参战,并在卡西诺战役中占领德军防守的修道院。同时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战。

 1945年,为换取苏联人放弃希腊,英国首相丘吉尔出卖了波兰,宣布不再承认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从此流亡政府的官员只能在自己的私人住宅里办公。

 战后波兰被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建立了臣服于苏联的傀儡政权。但在海外的15万波兰老兵及其后裔一直不承认这个未经民主选举产生的非法政权,他们只承认波兰流亡政府。世界上也有两个国家承认波兰流亡政府,一个是西班牙,另一个是爱尔兰。

 在1945年到1990年的艰难岁月里,波兰流亡政府虽然换了7任总统,但始终没停止活动,始终没放弃复国的梦想。直到1990年,波兰人民起义推翻了傀儡政权,选出了总统瓦文萨,波兰流亡政府的最后一任总统卡秋罗夫斯基就从英国回到波兰,亲手将代表波兰合法政府的象征物:1935年宪法原本、总统旗帜、国玺、总统印信、总统绶带交给了瓦文萨。波兰流亡政府的使命才告结束。

 也就是说,今天的波兰政府继承的是1939年前的波兰政府的权力。1939到1990年被视为波兰的亡国时期。1939年到1945年,波兰人民是德国人的奴隶。1945年到1990年,波兰人是苏联人的奴隶。那个1945年到1990年的“波兰政府”在波兰人民心目中,只是一个由外国人扶植起来的伪政权,并没经过全体波兰人用投票的方式认可,没有合法性。新政府继承的是二战前波兰政府和二战后流亡政府的法统。

 波兰复国后,新政府于1992年宣布承认流亡政府所颁发的所有勋章,波兰的电影导演也拍出了两部带有强烈民族意识的电影,一部是反映波苏战争的《华沙保卫战》,电影中最感动人的镜头就是一位牧师在波军士兵面对苏联机枪扫射不敢前进时,他无所畏惧地站起来,高举着十字架,一面为祖国祈祷,一面如同殉道者般向苏军阵地走去,在他的感召下,大批波兰军人也站了起来,端着上刺刀的步枪跟着他冲锋陷阵,终于打退了苏联的进攻,这位牧师也中弹牺牲。另一部就是著名的《卡廷惨案》。

 在夹缝中生存了一代人时间的波兰流亡政府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继承它的是一个拥有国家主权的波兰民选政府,波兰人民重新在自己的土地上获得了自由。写完了自己光荣历史的波兰流亡政府在今天已经成为了波兰人民不屈的象征,并将永垂史册。波兰流亡政府在艰难岁月里的存在,说明波兰人的人心还没有死。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只要人心不死,那怕失去了国土失去了自由,但只要还有复国的理想、只要内心深处还有对自由的渴望,就一定能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总有光复山河的一天。这正如《肖申克的救赎》的主题:恐惧让人成为奴隶,希望则让人自由;又如波兰国歌的歌词:“波兰没有灭亡,只要我们一息尚存,波兰就不会灭亡。举起战刀,收回失地,我们将渡海归来,祖国仍会属于我们!”

 虽然二战结束后该政府未被广泛承认且对波兰本土并无实际行政能力,该政府仍持续运作直至共产党政府结束(1990年)。这一年在列赫·瓦文萨(Lech Wasa)当选波兰总统后,波兰流亡政府最后一任总统里沙尔特·卡秋罗夫斯基(Ryszard Kaczorowski)亲返华沙,将波兰共和国全部法统象征(总统旗帜、国玺、总统印信、总统绶带、1935年宪法之正本)交给了新政府。1992年波兰新政府宣布承认流亡政府所颁发的所有勋章。

吴江区松陵镇长安路润佳汽车维修保养服务部  电脑版  手机版  松陵镇长安路3352号